大奉打更人

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

第七十七章 诡异

    听到这个问题,钱友顿时来了精神,他用力咳嗽几声,吸引来帮派兄弟们的注意力,说道:

    “帮主,各位兄弟,我为你们请来救兵了。大家放心,咱们很快就能出去。”

    众人闻言大喜,激动道:“是襄州武林的公孙世家吗?还是黑水河畔的龙神堡?”

    “如果是这两家的话,我们这次就能得救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公孙世家的家主是五品,手底下高手如云,不缺精通左道之术的好手。龙神堡更强。不过这两个势力吃相都不好看,恐怕墓里的东西没我们的份,还得给一笔天价报酬。”

    “猪油蒙了心不是?命都没了,钱财有什么用。只要能救咱们出去,一切都好办。”

    病夫帮主吐出一口浊气,颔首道:“钱友,你做的很好。”

    .........钱友沉默许久,神色古怪道:“我,我找的帮手不是公孙世家,也不是龙神堡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众人一阵失望,兴奋的神色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襄城附近的武林势力,公孙家和龙神堡是当之无愧的执牛耳者,与襄城官府来玩密切,许多江湖好手都依附他们。

    如果襄城还有谁能救他们,非两个势力莫属。

    病夫帮主眼里希冀的光顿时黯淡。

    穿白袍的副帮主开口问道:“不是龙神堡也不是公孙世家,那你请的帮手是什么品级,什么身份,散修,还是有门派背景的?”

    副帮主叫公羊宿,是一位术士,众所周知,除司天监外,江湖上的散修术士如凤毛麟角。

    术士能望气,擅堪舆,简直是天生的盗墓贼。因此,公羊宿是后土帮的宝贝,虽是副帮主,但全帮上下都很听他的话。

    公羊宿一开口,众人立刻安静,看着钱友。

    “说来也巧,那几位帮手是我在路边偶遇,但他们似乎也正在找人........”舵主钱友看向南疆小蛮妞,感慨道:

    “丽娜姑娘,他们是来找你的。”

    众人随之看向南疆来的少女,正努力对付烧饼的丽娜抬起头,嘴角沾着面渣,表情很懵。

    “我是第一次来大奉,族人没有跟来。”丽娜摇摇头,表示自己孤苦无依,木得朋友。

    钱友解释道:“我遇到的那位是六品铜皮铁骨境的武者,模样极为俊朗,背着一个披头散发的女子........”

    他还没说完,丽娜就连忙摇头:“不认识。”

    “可他们确实是在找你啊,还问我下墓的人里有没有南疆来的姑娘,我寻思着,襄城近段时间,也只有你一位南疆姑娘了。”

    病夫帮主皱了皱眉,他不认为丽娜会在这事上有所隐瞒、狡辩,首先,这位姑娘单纯天真,没有心机。

    其次,大家身处绝境,正是同舟共济之时,谁不想早点出去,这时候隐瞒这些毫无意义。

    最后,这丫头如果在大奉有一个六品武者的朋友,何苦挨饿三天三夜?若非自己请她吃了一顿,她都准备打家劫舍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病夫帮主沉吟道:“你不是说有好几个人吗,详细说说其他几人的特征。”

    钱友点头,道:“除了那一男一女,还有一位身材魁梧,长的很凶的大和尚;一位穿青衫的剑客,他能御剑飞行,当真是神仙手段啊。”

    “御剑飞行?”病夫帮主大吃一惊,他从未听说过有武夫能御剑飞行的。

    “你认识吗。”公羊宿看着丽娜。

    南疆小蛮妞摇头:“不认识。”

    真的不认识?这,这怎么可能呢,大侠和他的同伴们就是找丽娜姑娘的啊..........钱友怀着疑惑,继续道:

    “还有一位道长,我听其他人称其金莲道长。”

    “金莲道长?!”

    丽娜忽然尖叫一声,喜上眉梢,连连道:“认识的认识的,金莲道长是我一个很信赖的前辈........呜呜,金莲道长来找我了,金莲道长果然是大好人。”

    原来认识啊........众人如释重负。

    这么看来,真正与丽娜相识的是那位金莲道长,其余人是道长找来的帮手。

    魁梧的大光头应该是武僧恒远,也就是六号.........御剑飞行的青衫剑客则是四号,嗯,天人之争在即,他如今就在京城.........俊朗的六品武者是谁?咱们天地会有这号人物?丽娜不算聪明的脑瓜子飞快转动,把钱友口中的“朋友”对号入座。

    但想不出“一男一女”是何许人也。

    “丽娜姑娘。”

    一位帮派成员脸色激动,双眼发亮的看着她,“您的那几位朋友,修为如何?”

    丽娜性格单纯,有问必答:“金莲道长是地宗的高手,具体几品我也不清楚,但肯定比我强很多很多的。”

    众人脑海里浮现力量手撕僵尸,与吃人怪物肉搏的画面,而那位金莲道长比她还要强大,顿时心头火热,充满了希望。

    “光头和尚是佛门武僧,修为也很厉害。”

    丽娜对恒远不太了解,直接略过,接着说:“青衫剑客的话,他叫楚元缜,是天人之争的主角之一,代表人宗与天宗圣女交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

    众人惊呼出来,病夫帮主也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襄州距离京城不远,骑马三四天的路程而已,天人之争早已传遍京城地界,以及周边各州。

    就襄城武林,便有许多江湖人士去了京城,打算一观天人之争的盛事,虽说这只是人宗和天宗小辈的殊死较量。

    现在,冷不丁的听说“天人之争”的主角之一,下墓来救他们。

    后土帮众人的心情,就仿佛田埂里的老农听说皇帝要来帮自己插秧。

    过于梦幻,以致于让人怀疑真实性。

    可这话是丽娜说的,丽娜的性格他们都知道,一个天真善良的姑娘,没有心机,待人热忱,不会说谎。

    不过,这不意味她是傻子,后土帮的人曾经亲眼看见队伍里,一位招揽来共同探索墓地的江湖人士趁夜里欲玷污她。

    结果丽娜姑娘抡起一巴掌,那脑袋,就像西瓜一样炸了。

    敢从南疆千里迢迢到京城,没几把刷子,根本走不到襄城。

    “地宗的高手,佛门的武僧,天人之争中的人宗弟子.........”一位后土帮的成员,狠狠咽一口唾沫,神情激动:

    “那,那一男一女又是什么来头?何方神圣?能与这些人同行,肯定是大名鼎鼎的人物吧,丽娜姑娘?”

    一道道激动的目光看过来,期待从她嘴里听到一个耀眼的名字。

    丽娜歪着脑袋,想了想,道:“不认识。”

    这回答好让人失望.........众人心说。

    这时,钱友咳嗽一声,问道:“帮主,您刚才说有怪物在狩猎你们,那是什么样的怪物?”

    “外形酷似巨大的蜥蜴,但有人脸,满嘴獠牙,行动速度极快,却无声无息。”病夫帮主眼神闪过恐惧,低声道:

    “它喜食内脏,但凡是被它杀死的人,四肢完好,内脏确实空的。”

    这不对啊,我见到的那具尸体,下半身被一口咬断........钱友心里一沉,又问:“体型呢?”

    “体长七尺左右,不算太大。”

    这时,丽娜耳廓一动,于寂静的黑暗中捕捉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声音,她本能的起身,喝道:“小心,它又来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一道影子从黑暗中窜了出来,一个弹舌,卷住距离最近的后土帮成员,就要把他卷走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地砖崩裂声里,丽娜像炮弹般冲了出去,狠狠撞向黑影。

    阴物被撞飞的刹那,一个甩尾,抽打在丽娜的背部,清脆的声音里,她背后的衣衫崩裂,裸露出细嫩的肌肤,沁出细密的血珠。

    阴物被撞飞后,突然没了声息,仿佛就此退去。

    但丽娜没有放松警惕,一边凝神细听,捕捉周遭的蛛丝马迹。

    “大家小心,这邪物狡猾的很,注意别让它偷袭咱们。”

    病夫帮主抽出了武器,与帮众们一起严阵以待。

    在过去的几天里,后土帮的帮众死了一个又一个,也让存活下来的人摸清了怪物的脾性。

    那邪物不敢与丽娜姑娘硬抗,时常隐藏在黑暗中伺机偷袭他们。

    一击得手,立刻就走。

    丽娜慢慢后退,劈手夺过钱友手里的火把,娇俏可爱的脸蛋布满严肃,她握着火把聆听片刻,忽然把火把投掷出去。

    火光晃荡中,众人看见一只巨大的蜥类怪物,附在墙壁上,两颗灰褐色的眼睛长在两侧,略显呆滞,似乎对光线很不敏感。

    钱友首次看清怪物的模样,它体长不足一丈,尾巴与身体等长,浑身覆盖厚厚的角质。

    火光照到怪物的瞬间,进食后的丽娜展现出了强大的爆发里,她无声的弯曲膝盖,骤然一弹,身形在脚下青砖碎裂声传出之前消失。

    附在墙壁上的怪物察觉到了异常,身子一晃,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在南疆有着丰富狩猎经验的丽娜紧追不舍,一人一物在墓室中角逐,俄顷,传来“砰砰”的打斗声,以及怪物的嘶吼声;丽娜的娇斥声。

    终于,一切风平浪静。

    “丽,丽娜姑娘?”

    病夫帮主强行让自己的声音不颤抖。

    死一般的寂静中,传来丽娜的呻吟声:“疼死我啦。”

    紧接着,她从黑暗中走了出来,手里拖着怪物的尸体。

    欢呼声炸响,后土帮众成员惊喜的热泪盈眶,大吼着发泄心里的憋闷。

    困扰他们多日的危机,至此,终于解除。

    丽娜把阴物的尸体丢在众人面前,喜滋滋道:“它能吃吗?”

    不敢吃不敢吃........后土帮的众人连连摇头。

    “丽娜姑娘,此物生长在墓中,吃毒物腐肉成长,吸纳阴秽之气,对我等来说是剧毒之物。”术士公羊宿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呼,呼呼........”

    前方的甬道里,灌入了风声,裹挟着腥臭的风声,吹灭了火把。

    风声宛如呼吸,有节奏的起伏。

    不,这就是呼吸声。

    公羊宿脸色徒然一白,嘶哑着声音说:“前方有阴邪之气,有什么东西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刚大难不死,心情喜悦的众人,一颗心幽幽沉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去点燃火把。”病夫帮主吩咐道,接着,脸色凝重的看向丽娜:“你,还能战吗?”

    钱友战战兢兢的奔到火把位置,掏出火石,咔咔咔的打火,他的手不停的颤抖,火石怎么都打出火苗。

    呼吸声越来越近,腥臭味也愈发浓重。但,唯独没有脚步声。

    “快,快啊,快点啊.........”

    钱友都快急爆了,咔咔,火石燃起微弱的火苗,点燃了火把上的油脂。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火焰腾起,驱散黑暗。

    钱友抓起火把,二话不说,朝着远处丢了过去。

    火把摔在地上,爆起刺眼的火星,光芒骤亮间,众人看见了甬道里的景象。

    甬道里,一只巨大的阴物匍匐强行,正是狩猎时,蓄势待发的姿态。

    这只阴物的体型是刚才那只的三倍,属于同一种类,灰褐色的眸子略显呆滞,嘴唇闭合,但上獠牙凸出。

    还有?!

    火把爆起的光芒只有一瞬间,下一瞬间,众人就看不见它了。

    病夫帮主只觉一股阴风掠过,像是有一个速度极快的东西与自己高速擦过,而后,他发现丽娜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丽娜!!”

    病夫帮主大喊一声,霍然回身,众人与他做出一样的动作。

    身后,那只怪物叼住了南疆的小蛮妞,晃动着脑袋,致命摇摆。

    病夫帮主目眦欲裂,吼道:“救人,救人,干死这畜生。”

    黑暗中,传来丽娜痛苦的吼声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另一边的甬道里,传来喝道:“退下!”

    一名举着火把的青衫男子冲出甬道,竖起剑指刺入火把,火焰宛如被赋予了生命,徒然窜起。

    青衫男子指尖捏着一簇火苗,骤然弹出。

    火苗破空而去,在黑暗中擦出笔直明艳的细线,刺入那怪物的背部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血肉炸开,焦臭味弥漫。

    骤然遇袭的阴物松开了口中的猎物,回过神来,沉沉嘶吼一声,化作幻影扑向青衫男子。

    一道人影从青衫男子身后闪出,迎向阴物,过程中,一点金漆从他眉心亮起,扩散全身。

    他沉沉低吼一声,闷头撞了过去。

    Duang!

    阴物宛如撞到铁板,整个脑袋都是一颤,前冲的身子卡壳。而那道金灿灿的身影则倒飞了出去,想一块神铁,砰的嵌入墙壁。

    这个间隙里,又一道身影腾空而起,趁着阴物头晕目眩,稳当当的跃到它头顶。

    口中念着阿弥陀佛,扬起砂锅大的拳头。

    嘭嘭嘭........

    在密集如雨的拳头里,阴物从剧烈挣扎,到浑身抽搐,最后因为脑浆子被打出来,丢掉了性命。

    金莲道长手持火把,最后一个出场,温和道:“不用害怕,我们是来救你们的。”

    钱友激动的狂呼:“他们是丽娜姑娘的朋友,是我请来的救兵。”

    后土帮一伙人直勾勾的盯着金莲道长,只觉对方气度温和,高深莫测,完美的契合他们内心绝世高手的姿态。

    “多谢道长救命之恩,多谢道长救命之恩。”

    后土帮众成员欢呼着。

    手持火把的金莲道长微微颔首,目光扫了一圈,于远处的黑暗中看见了躺在血泊里的丽娜。

    金莲道长上前查看情况,她的半边身子被撕咬的血肉模糊,隐约可见脏器,伤口血肉里窜出一条条细密的银线,它们迅速覆盖那些可怕的伤口,止血,修复伤势。

    本命蛊没有遭受创伤,蛊族的人就不会死。

    金莲道长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另一边,钟璃拽住许七安的脚踝,四十五度角后仰,把他从墙壁里拉出来。

    许七安散去金刚不败,高声问道:“道长,你的小友情况如何?”

    “受了些伤,性命无碍。”金莲道长朝钟璃招了招手,道:

    “钟姑娘有带疗伤丹药吗。”

    钟璃“嗯”一声,从麻布长袍里摸出一枚瓷瓶,乖巧的递给金莲道长:“一日一粒,三日变成痊愈。”

    金莲道长拔出木塞,嗅了嗅,是品质绝佳的疗伤丹丸。

    司天监真富有啊,贫道已经许多年没有钱炼丹了........金莲道长羡慕的想着,俯身撬开丽娜的嘴,喂了一粒。

    许七安手持火把,屁颠颠的凑过来,端详着传说中的五号,她头发黑中带褐,末梢微卷,少女的身段宛如矫健的雌豹。

    五官颇为精致,嘴唇薄薄的,鼻子俊挺,皮肤是健康的小麦色,很符合南疆小野妞的形象。

    长的不错,五官比大奉女子稍稍立体一点.........是个漂亮的女网友!许七安点点头,挺满意的。

    确认五号没有大碍,许七安和楚元缜等人挥舞火把,打量着邪物的尸体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怪物?”

    没啥文化的许七安心里说了一声:卧槽。

    “应该是镇墓兽。”

    博学多才的楚元缜解释道:“我看过相关记载,古人死后,会在墓穴里放入异兽,让它们充当守护墓穴的侍卫。

    “这类异兽的数量刚开始会很庞大,它们想要活下去,就只有靠吞噬同伴或腐尸果腹。直到慢慢死绝。”

    金莲道长补充道:“一代代繁衍下来,得阴气滋养,吞噬腐尸与墓穴的毒物,早已面目全非,与它们的祖先迥异。”

    “尸体有什么价值吗?”许七安问。

    金莲道长摇头。

    “钟璃,她就交给你看管了,背好她。”许七安很现实的挪开目光,不再搭理邪物尸体,道:

    “你不要离我太远,不然我顾及不到你。”

    离的太远,我隐性的翅膀护不到你!

    金莲道长有些不放心这样的安排,毕竟五号已经受伤了,再让她跟着司天监的预言师,对她未免也太残忍了些。

    以这小子的气运,应该,不会出大问题.........金莲道长旋即看向劫后余生的后土帮,安抚了几句,而后道:“跟紧我们,带你们出去。”

    说完,示意许七安带路。

    一伙人持握火把,继续前行。

    病夫帮主望着高手们的背影,回忆起刚才的战斗,背剑的青衫男子,想必就是“天人之争”的主角之一。

    佛门武僧好生厉害,赤手空拳打死了邪物,丽娜姑娘没有详细说他的身份,我原以为只是个帮手而已,谁想竟如此强大。

    那位六品的年轻武者看起来很平常..........病夫帮主心说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六品铜皮铁骨的武者,抗揍是理所应当的,因此许七安方才表现平平,没有太出彩的操作。

    至于那位披头散发的女子,古里古怪,没有出手,无法判断。

    想法纷呈间,病夫帮主听见身边的下属惊喜道:“走出迷宫了!”

    甬道的尽头,是一座巨大的墓室,墓室中央摆着一具青铜棺椁,此外,室内还有一些陪葬品:金银、器皿、陶瓷、书籍等等。

    在漫长的岁月中,银子已经严重氧化,呈蜡泪状,黄金保存还算完好。至于书籍和布帛,几乎一碰就碎。

    这座墓并不是完全隔绝氧气啊.........许七安扫了几眼,问道:“这里是主墓?”

    “不是,是偏室。”

    病夫帮主说道:“应该是众多拱卫主墓的偏室之一。”

    后土帮的人兴奋的收集金银等值钱货物,对书籍等物视而不见,这并不是他们粗鄙,只认黄金,恰恰相反,后土帮是专业的。

    所以更加清楚,这样一座年代久远的古墓,书籍是带不出去的,它们早已朽烂。

    楚元缜对书有本能的热衷,随便翻了几本,书页脆的像是灰,轻轻用力就碎了。

    不过,他也不是一无所获,至少知道棺椁里葬着什么人。

    “这座墓不简单啊,是一位皇帝的墓,殉葬的是他的妃子。”楚元缜道:

    “现在怎么办?去主墓的话,可能会遇到危险。原路返回的话,则重新进入迷宫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看一眼许七安,“我觉得后者比较稳妥。”

    虽然很想知道这座墓的主人到底是什么身份,不过,安全第一,安全第一。许七安点头,赞同楚状元的提议。

    除昏迷的丽娜和没有主见的钟璃,天地会成员一致认为原路返回是正确选择。

    当即,带领后土帮的杂鱼们,返回了迷宫。

    ...........

    前行了不知多久,许七安带着众人离开甬道,进入了一座偏室。

    “怎么又回来了?”病夫帮主皱眉。

    天地会众成员沉吟不语。

    “再走一次。”许七安看着金莲道长等人。

    “好.......”楚元缜脸色凝重的点头。

    ...........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许七安再次带着众人离开甬道,进入一座偏室。

    “怎,怎么又回来了?”病夫帮主声音颤抖。

    后土帮的其他成员脸色随之变了,有些发白,眼神惶恐。

    “再,再走一次?”许七安吞了吞唾沫。

    “........好。”楚元缜涩声道。

    ............

    第三次,他们又来到这座偏室。

    盗墓小队死一般的寂静,许七安僵硬的扭动脖子,看向钟璃。

    钟璃摇摇头。

    金莲道长沉默许久,长叹道:“进去吧,不进去的话,我们恐怕永远都走不出这座墓。”

    许七安和楚元缜,以及恒远目光交流,咬了咬牙,道:“好。”

    接着,他看向后土帮的众人,告诫道:“进入主墓后,不要乱碰东西,不要乱说话。明白吗。”

    盗墓贼们虽然贪婪,可也知道性命最重要,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这时,穿肮脏白袍的老人看着钟璃,说道:“千万别在这里使用望气术。”

    这老头........许七安不动声色的端详他。

    钟璃低着头,啄了啄:“嗯。”

    ............

    PS:肝完睡觉。明天再改错字。求一下月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