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奉打更人

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

第六章 懵逼的二叔

    “喂!”名叫采薇的黄裙少女,扑闪着美眸,“为什么盐能变成银子?”

    她说完,犹豫一下,抽出一根甘蔗递给许七安:“喏,这个给你吃。”

    这是在收买我吗....

    两位大人已经没了踪影,许七安收回目光,想了想,回答道:“草民曾在古籍中见过将盐变成银子的炼金秘籍。”

    黄裙少女瞪大眼睛:“哪本古籍在哪里?著作者是谁?”

    它的名字叫《高中化学》,至于著作者....嗯,人民教育出版社?许七安道:“古籍早已毁掉,不过,在下还记得其中内容。”

    黄裙少女呼吸一下急促:“快,快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许七安叹口气:“草民危在旦夕,实在没有心情为人师。”

    黄裙少女给了他一个白眼,没好气道:

    “你这人倒是滑头。我们司天监不干涉朝政,怎么处置你,还得陛下说了算,与我待价而沽,毫无意义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把我收了不就行了,以监正大人在朝中的地位,要一个连坐人犯想来是没问题的。”许七安说。

    他得为自己加一个保险,万一找不回税银呢。

    黄裙少女明眸流转,上下审视:“你明明是个武夫,为何要当术士。”

    修行要趁早,大部分修行者都是自幼打下的基础。现在武夫转术士,为时晚矣。

    “抱不抱大腿的无所谓,主要是仰慕监正大人的风采。”许七安语气虔诚,表情认真。

    “那你先把炼金古籍内容告诉我。”她斟酌道,少女的眼睛是澄澈明亮的,大大的杏眼,乌黑的瞳仁,黑白分明。

    许七安前世只在孩子身上见过这种干净漂亮的眸子。

    “内容有些艰涩深奥,只是口述,恐怕你无法理解。需得深入浅出的授业,方能根深蒂固。”许七安钓鱼。

    褚采薇翻了个白眼,不服气:“放眼九州天下,论炼金术,我司天监术士当为魁首。”

    “氢氦锂铍硼碳氮氧氟氖钠镁铝硅磷.....”许七安倒背如流。

    “???”

    他在说什么东西?少女懵了半天,柳眉倒竖:“你耍我。我们司天监收弟子,只收童子。”

    她把许七安手里的甘蔗抢了回来。

    脚步轻盈的走了,裙裾飞扬。

    我也是童子啊....许七安张了张嘴,随后明白过来,司天监收弟子,是从娃娃抓起。

    得,这条路没得走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一晃两天过去,许七安在牢房里担惊受怕的度过了两天。

    他害怕税银没能及时追回来,如果是在他流放之后,便是追回来也改变不了结局。

    然后,万一陈府尹是个黑了心的蛆,独吞功劳,依旧是死局。

    可是没办法啊,他只能做到这一步了,一个阶下囚,又能如何?

    许七安又一次感受到了封建社会的可怕。

    “听天由命吧....”许七安哀叹一声。

    ‘哐!’

    走廊尽头的铁门打开,一名狱卒握着火棍进来,掏出钥匙开门:“许七安,你可以走了!”

    许七安狂喜,用力握紧拳头:“税银找回来了?”

    “随我去签字画押,你就可以离开了。”狱卒审视着他:“你小子命真大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二叔呢?”许七安急切追问。

    “别废话,跟来就是。”狱卒脾气很暴躁,火棍一敲许七安翘臀,赶着他离开牢房。

    在衙门一位吏员安排下,他签字画押,随后从狱卒那里得到了自己被打入大牢时拔掉的衣服。

    一位衙役领着他离开京兆府衙门,从后门出去。

    这时候,东边微熹,街道清冷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哐!

    徐志平被铁门打开的声音惊醒,他睁开眼,眼球布满血丝。

    蓬头垢面的许平志,面容与许七安有些相似,反倒是亲生儿子的许新年,五官过于俊俏,与他俩迥异。

    隔着一条走廊的对面牢房内,昏睡中的李茹浑身一震,随之惊醒,她面容憔悴,脸上露出极度惊恐的表情。

    夫妻俩隔着一道走廊相望,李茹凄然道:“老爷,我便是死,也不会进教坊司。”

    她今年三十五岁,保养得当,是风韵极佳的美妇,即使在牢里担惊受怕了五天,形容憔悴,依旧难掩那眉眼间的风情。

    教坊司是什么地方?

    是女人的炼狱。

    伤痕累累的许平志张了张嘴,说不出话来,忽地热泪纵横:“夫人,是我对不住你。我们夫妻俩共赴黄泉,下辈子我给你做牛做马补偿你。只是可怜了孩子,还有我那侄儿。”

    五天已过,迎接他的是开刀问斩,迎接加重女眷的是教坊司。除了李茹外,许家还有两个闺女,一个年芳二八的长女,一个五岁的幼女。

    她们蜷缩在牢房角落里,此时也被惊醒了。

    五岁的幼女揉着眼睛,呢喃着“娘亲”,她对自己的命令一无所知。

    十六岁的少女坐起身,散乱的秀发衬着一张白皙的瓜子脸,小嘴薄而红润,眼睛大而有神,她的鼻子不像一般的女人那样小巧,而是挺拔。于是就显得五官特别有立体感,特别精致漂亮。

    有种静雕般的美感。

    她下意识的往母亲身边靠,浓密的睫毛因为害怕轻轻颤抖。

    几名狱卒腰胯朴刀,大步昂扬的进来。

    李茹眼里闪绝望和决然。

    许平志双手握紧栅栏,骨节苍白,钢牙紧咬,丢失税银,渎职,他自认该死,但连累家中妻女,死不瞑目。

    尤其幼女,年仅五岁,便要送去教坊司养着,人生一片黑暗。

    为人父母,如何能甘心。

    “许平志,随我等出来,签字画押后就可以离开了。”狱卒打开牢门,没有给他们上镣铐,站在廊道,刀尾敲了敲栅栏,示意他们自己出来。

    “许平志一生爱国忠君,满门忠烈.....诶,你说什么?”许二叔怀疑自己听错了。

    几个意思啊?

    “可以离开?你刚才说可以离开。”许平志一时间难以置信:“怎么回事,你们不是带我出去斩首吗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狱卒没好气道:“这是上头的命令,想知道自己出去问。”

    李茹茫然忐忑,牵着两个女儿,一家人沉默的跟在狱卒身后,朝廊道尽头走去。

    “老,老爷....不会是骗我们的吧?”

    “岂会如此儿戏。”许平志身上带伤,走路一撅一拐,他也一头雾水,有大难不死的喜悦,也有搞不清楚状况的茫然。

    李茹心里一动:“是新年,定是新年这几日在外奔走,帮我们打点关系,才让朝廷网开一面。”

    她越想越觉得有可能,激动道:“老爷莫要忘了,新年的老师,是元景18年的刑部侍郎。”

    元景18年....都二十多年前了....许平志觉得不对,又想不出除此外,官场没大靠山的自己还能指望谁。

    “或许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说咱们家新年是人中之龙,当年我让他习武,你不答应,非要让许七安那小兔崽子练武。”

    “娘,兔兔好可爱,我想吃兔兔。”幼女仰起小脸蛋,啃着自己的小指头,眼里写着“馋”字。

    “成天就知道吃....”脾气躁的李茹下意识骂了一句,看着小脸脏兮兮的幼女,脸色随即柔和,“乖,马上就有兔兔吃了。”

    许平志懒得跟她解释‘你儿子没有习武天赋’这件事。反正不管说多少遍,结发妻子都会自动忽略。

    当妈的眼里,儿子永远是最优秀的。

    到了签字画押之处,许平志从府衙吏员手中接过笔,手指微微颤抖,签完名字,按了手印,许平志感觉自己得到了某种升华。

    就像深埋地底的种子钻出幼苗,见到了阳光。

    世界忽然变的如此美好,明明一个铜板都没有多出来。

    妻女则不需要署名,仅是按了手印。

    许平志按捺不住内心的好奇,拱手道:“这位大人,不知,不知为何免了我等罪过。”

    李茹立刻看向吏员。

    “案子破了,税银已经追回。”吏员回答。

    “税银追回了?哈哈,好,好!该死的妖孽,竟敢劫我大奉税银。”

    许二叔颇为振奋,笑完又觉得,依照大奉律法,税银固然追回,可他渎职也是真的。

    追回税银又不是他的功劳,朝廷怎么会免他死罪?

    即使从宽发落,也是流放边陲。

    “许大人,这是你的官袍,收好了。”吏员将之前拔下来的八品武官绿袍奉上。

    竟然还官复原职....许平志意识到不对劲了,边接过官袍,边沉声道:“这位大人,可否为本官解惑?”

    官袍在手,这声本官说出口都有了几分底气。

    按道理,就算免了死罪,也不该是官复原职。

    “大奉律法规定,家中长辈有触发律法者,子嗣可为父戴罪立功。”吏员说道。

    “真的是年儿,老爷,年儿助朝廷追回了税银。”李茹喜极而泣。

    “年儿....”许平志眼眶湿润:“我的好儿子啊。”

    吏员看了激动的夫妻俩一眼,“是你侄儿许七安,他助府尹大人破了税银案,人刚走。”